谈谈“颠覆性错误”
2014-02-10 15:59:12
  • 0
  • 15
  • 1275

谈谈“颠覆性错误”

2014-02-10  犀利公

对执政党而言,所谓颠覆,是指失去一党专政权。所谓颠覆性错误,是指那些可能导致失去一党专政权的错误。有哪些呢?

其一,解除党禁。这是最直接的颠覆性错误,1986年蒋经国先生“犯”了,从而导致国民党在台湾失去了一党专政权。当时的国民党元老大都认为这是颠覆性错误,但经国先生不这么看,他认为“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并解释自己这么做的初衷:“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解严,在今天的国民党看来,这是让本党重获新生的伟大之举,因为国民党并没有失去执政权(目前仍在执政),只是中间让民进党干了两届。如果没有主动解严,国民党是可以继续独裁一些时日,但终究会被台湾人民赶下台,并将像苏共、罗共那样被民众彻底鄙弃;如果没有八年治病强身,台湾人民也不会再次将执政权托付给国民党。但信奉马列的政党通常不这么看。在他们看来,不能独享就是失败,就是被颠覆了。

在国内国际多个场合,最高层都表示不能犯颠覆性错误,我想,首要一点是绝不能解除党禁。

其二,宪政。首先是落实宪法,特别是第35条——“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这六大自由落实以后会产生什么后果?言论自由,民众说要与官家同权,一党之私将很难保全。出版自由,民众将明白历史真相,伟大形象必将被颠覆。结社自由,等同于解除党禁,新成立的政党,自然不愿意向八只老花瓶学习。集会、游行、示威自由,结果难料,局面难控,热衷于砸日车、吃包子的民众,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宪政的本质是限权,限权的最佳机制是三权分立,最低机制是监督权交给别人。这样做,将使其他政治势力拥有了与执政党相抗衡的实权,进而打破一党专政格局。如此看来,宪政不能搞,只能继续搞虚宪:有宪法无宪政,有法律无法治。

其三,军队国家化。专政依靠强力,没有强力,再愚的民众也不会接受权力的独裁。作为最强的专政机器,军队一旦国家化(非党化、中立化),专政势必随之瓦解。需要指出的是,将党卫军描绘成国防军,在和平时期不难做到,但战时则容易出现军民分离的窘态,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和庚子之变时期的清军,以及抗战时期的国军,都出现了这一状况。无论是朝廷的家兵,还是国民党的党军,当时都是在行使国防军的使命,但民众就是不领情,这是专制之花结出的断肠之果。一个政党如果真的以复兴民族为己任,当以此为戒。

以上三条是就大的方面而言,小而言之,如果深入一些、细致一点,则对执政党而言,几乎遍地都是陷阱,动一步都有可能被颠覆。如还原历史真相,开放文革研究,客观评价毛邓而不是打通毛邓,法及官家,刑上常委,房产信息真实联网,财产公开,公布公仆们在美资产情况,允许民众周末参观各级政府的办公室……

这个体制已经不能轻易动了,深改组的领导人如果“敢于涉险滩”,则必将犯颠覆性错误;如果确定“我们已经找到了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正确发展道路”,那就根本不必要深改了。这是矛盾。

任何一个清醒的研究者都会确信,中国的改革之所以深入不下去了,就是因为害怕犯上述颠覆性错误。换言之,上述三大颠覆性错误哪怕是犯上一条,则中国就会真正地进步。

崔健说:“只要天安门上还挂毛泽东的画像,时代就没有变。”话也可以这样说:只要不犯颠覆性错误,时代就不会变。对于那些拥有新政情结的人士而言,他们将继续检验自己的经验:相信就是上当,期待必将失望。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