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战新格局正在演绎
2014-05-23 13:37:50
  • 0
  • 46
  • 576

冷战新格局正在演绎

2014-05-23   犀利公

持续45年的冷战(1947-1991)随着苏联的解体而告结束,对抗的一方苏联及其控制的军事集团华约就此走入历史。

在专制文化深厚的国度,经济发展与财富积累往往难以形成民主进步的促进剂,相反,却常常变成独裁势力和极权主义反扑的壮阳药。在持续增长了近20年的油气财富的支撑下,俄国度过了艰难的经济转型时期(叶利钦时代),迎来了令西方颇为失望的普京时代。西方不仅看到了“普梅轮庄”的一幕幕民主选举滑稽剧,更看到了普京向格鲁吉亚、车臣、摩尔多瓦、乌克兰张开的最真实的俄罗斯獠牙。一时间,冷战再起的担忧在世界各地蔓延。519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对彭博社说:“美国及其盟友大打经济制裁牌,俄罗斯正被拉入一场新的冷战之中。”

普梅二人真地会与西方再打一场有可能二次裂解俄罗斯帝国的新冷战吗?答案是否定的。但我们分明感受到一个新的冷战格局正在加速形成,跃跃欲试的新手会是谁呢?

新格局中的新选手

冷战新格局中博弈的一方没有变,仍是美国。就格局演绎的方向特别是中国呼应的热度而言,另一方可能是中国,而非俄国。

概略而言,有三大因素会促成中国取代俄国而成为新格局中的新选手。一是无法逾越的意识形态鸿沟,美国反对一切形式的非民主政权,包括承诺关起门来搞专制不再对外输出的国家。二是难以调和的围城矛盾,中国从城里(岛链)突出去的劲头越来越大,美国的“维稳”压力陡然增加。三是不可避免的夺位之争,美国可以接受中国的经济第一,甚至是军事第一,但绝不会接受意识形态第一——让特色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拿以上三点反证俄国,则其与美国之间的鸿沟要小得多。

GDP坐二望一的现实鼓励下,对内的三个自信也开始侵染中国的对外政策。“新型大国关系”的潜台词是平起平坐,美国人对此心知肚明,但缺乏认同的意愿。在以示好求合作未尽如人意的情况下,中国开始尝试以斗争求合作的新策略。其实,这也算不上“新”,与洗澡照镜子、下连当兵、走群众路线、开民主生活会等法子一样,都是毛氏百宝箱里的存货。

此次亚信峰会被看作是中国强势外交的又一个里程碑,领导人自信地宣称亚洲的安全由亚洲人管。其实,即便是排除了美国,没有日本和东盟七国参与却有俄罗斯这个欧洲国家深度参与的所谓亚洲安全会议,是解决不了亚洲安全问题的。更不要说在亚洲安全被无情打破的几个重要的历史时期,如果没有“旁人”的参与,中国恐怕早被肢解乃至更名了。如甲午战后,如果没有德法俄的干预,日本割走辽东,接下来便会蚕食全部。又如庚子之变前后,美国提出“门户开放、利益均沾”思想,尽管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扩大在华通商权,但客观上也阻止了列强瓜分中国的图谋。再如抗战期间,如果日本要求美国不要干涉亚洲安全事务而美国又听从的话,恐怕今日天安门飘扬的会是太阳旗。

忘记历史,歪曲现实,往往是盲目自信的新手走向毁灭的开始。当权力者和为数众多的国民在为中国即将“登顶”而骄傲自得时,厄运其实正在悄然降临。我们渴望成为G2之一,如若不成就联俄抗美搞G0,岂不知,一个无人愿意执掌全球秩序的G0时代,绝非中国的福音。

人们通常将1947年杜鲁门主义的形成视作冷战开始的标志。新冷战的开启有没有类似的标志呢?如果有将由中美双方的哪一方给出呢?2014年的上海亚信峰会算不算?2009年美国提出重返亚洲的战略算不算?这恐怕要等到新冷战结束之后才能最终确认。

中俄联盟的可能形式

在真实的国际关系建构中,不结盟很难,虽然中国也如此宣称,实际上也做不到。毛泽东时代援朝援越,替人打仗,是结盟;今天为了藏南而援巴,为了东海而亲俄,也是结盟。正在东海举行的中俄军演,被有识之士看作是中俄结盟的标志性事件。“中俄正加速做实为真正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条路再走远一步,就是没有盟约的盟友关系。”(元淦恭、张美晴《中国已下定决心跟俄罗斯结盟?》)

近代以来,中俄之间发生过四次正式或非正式的结盟关系,分别是李鸿章主政的晚清时期、孙中山主持下的北伐准备时期、蒋介石主政的抗战时期,以及毛泽东主政的前期。四次结盟,俄方的主要目的分别是:攫取土地,输出革命,反日自保,打赢冷战。综观四次结盟,多数时候中方都处于被利用被牺牲的境地。有人这样总结中俄结盟,“近代中国每次和俄罗斯攀亲联手,文明都要发生大倒退,不是丧失大片国土就是暴政腐败登峰造极。”(熊飞骏《中俄联手的噩梦——近代史之鉴》)

新形势下的中俄结盟会是一种怎样的形式?是紧密型(如二战时期的德意)、半紧密型(如二战时期的德日),还是虚假型(如二战初期的德苏)?回顾中俄结盟的历史,审视当下结盟的背景,只能得出悲观的结论。当下中俄结盟的唯一价值观基础是对独裁与极权体制的高度认同。缺乏道德基础,自然也就缺乏信任基础。在虚假的结盟中,双方只会相互误导、相互利用,最终相互背叛、相互伤害。

事实上,中俄双方都很清醒,都在展示虚伪的外交姿态,都在怀疑脆弱的信任关系,但这并不影响双方走到一起,这不仅仅是出于对抗美日的需要,更是因为两个强势政权都很自信,都认为自己有能力巧妙地利用对方。

对人类而言,未来中俄同盟对普世联盟之战(如果不幸发生的话),将是大规模专制势力向文明世界发起的最后一战。此后还会有星星点点的专制回潮,但能够引发人类文明倒退的大规模的专制复辟将不再可能发生了。

对中国而言,联俄抗美无疑是继毛泽东推行一边倒政策之后的又一次战略失误,并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普记俄国如果能够成功地鼓动中国对环华联盟(日越菲印)发起战争,它接下来必然会抽身,甚至转而加入印越联盟。其实,近半个世纪以来,俄国一直就是印越的盟友。类似的一幕二战时期曾经上演过。同为二战肇事者的苏俄,在配合纳粹德国完成对波兰的占领之后,又幸运地加入到了反法西斯同盟,最后竟然变身为拯救欧洲乃至人类的功臣,最大限度地分取到二战的胜利果实,将共产主义思潮推演到比二战以前更加广阔的地域,祸害人类半个世纪,至今未绝。未来,站在战后的废墟上,中国人只能发出苦涩的微笑——在发展经济过程中一直期盼却从未实现的政治进步竟然在财富毁灭过程中实现了——专制终于告别了中国。

新冷战的特点及未来走向

与旧冷战相比,新的冷战格局表现出不同的特点:

1、不再是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之间的强烈的意识形态之争,而是民主与专制之争,专制的一方实行的其实也是资本主义的经济政策。

2、阵线不再那么分明。对抗的一极是美国,而另外一极时常在中俄之间轮换,中国更多一些。两极军事组织不再那么稳固。北约继续存在,但不再象旧冷战时期那样铁板一块,其中的法德两国将表现出更多的自主性。能够代表中俄双方的类似于华约那样的军事组织根本就建立不起来,中国实际上处于单干的境地。

3、美国仍将主导国际事务,但中俄联手搅局的成功率大大提高,安理会等国际协调机构的功能被持续弱化,国际社会渐趋失序,类似于一战爆发前的状态。

4、恐怖的核平衡得以继续维持。冷战之中有局部热战,冷战表现在美国与中俄之间,而局部热战则主要发生在中国的周边。

面对冷战新格局的一步步演绎,中国正在快速滑向漩涡的中心,吸力之大,难以摆脱。一方面,国内极度膨胀的官民矛盾令执政党不得不擎起危险的民族主义大旗以凝聚民气,强势外交成为不想选择的唯一选择。另一方面,美国对民主价值观的顽固坚持远远超出了中国的估计,长期的示好乃至于讨好也没能换来美国对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中美两国不可避免地进入到了“低烈度的广泛对抗”时期(蔡永伟《中美未来将低烈度广泛对抗》)。

普京深得俄国民族主义之精髓,发自内心地想改变苏联解体这一“所有俄罗斯人的真正悲剧”。只要努力“做加法”,一块块收回苏联的失地,他就能够获得民众的支持,继续当俄罗斯的“民主沙皇”。能源和军工这两件称手的兵器,被他打造得炉火纯青。老欧洲依赖能源,恐惧二战,担忧冷战;新中国渴望油气和苏系战机,豪气干云,跃跃欲试。只要鼓励中国当头,怂恿中国进场与美国比试,俄国就可以在欧洲和中亚地区适度冒险。因此,成全中国当新冷战的主角,符合俄罗斯的最大利益。

美国应对新冷战的主要策略有:释放日本,武装菲律宾,鼓励越南和印度,调和日韩关系巩固美日韩同盟,掌控朝鲜这个火药桶——视情遏制或点燃。美国当仁不让地充当新冷战的一极主角,但会尽量避免直接卷入中国与周边国家之间发生的局部热战。这些中低强度、多点式、间断性、持续消耗型的局部热战,令中国应接不暇、疲惫不堪。象一战和二战那样,美国会在恰当的时机以恰当的方式加入恰当的盟邦,在最后一搏中顺利胜出。

大国或大国联盟之间的战争可分三个阶段,也可以称之为三个层次,即:军力之战→国力之战→价值观之战。中俄可能会赢得第一阶段,也可能会进一步赢得第二阶段,但不会赢得第三阶段的胜利。“纵观十六世纪以来的世界潮流,世界秩序主导力量更替之过程,其实也是一个文明进步的过程。笔者相信美利坚也会被新的力量所取代,但是这支力量只能是更加文明、更加进步,应该具有更加公正与进步的价值观,而决不是走向奴役和倒退。”(章骞《一战前的英德造舰竞争》)

价值观之战,换一个中式表达就是民心之战,亦可谓得民心者得天下。人类的不幸在于多数时候民心战胜不了强权,民众只能在强权的淫威下偷生;而人类的大幸又在于最后一搏民心必然会战胜强权。因此,人类尽管历经磨难但总能向善发展。在民主宪政体制诞生之前,民心战胜强权的几率很低,民意得以彰显的时间也持续不长,更多的时候仅是昙花一现。但在民主体制特别是美式体制诞生之后,不仅民心战胜强权的几率大大增加,而且民主体制的存活机会也大大增加,最近一个世纪全球80%以上的国家建立了民主政体即是明证。

人民大学的张杰教授警告说:“美国很有可能会利用当下中国社会转型期的高风险和脆弱性,输入民主革命来搞乱中国,从内部摧毁中国赶超美国的能力。”(环球时报《美国很可能输入民主革命来搞乱中国》)笔者以为,美国不是“很有可能”,而是早就向中国输入了民主革命,中共建政前的机关报以及毛泽东先生的许多论述中,充满了美国民主就是好的论调。可以这样说,因为精明地把握了美国的民主价值观,中共因此打赢了对国民党的价值观之战。张杰先生同时也是在质询执政党:半个世纪以后的今天,对阵美国的价值观,还能赢否?

新冷战的前沿地带

除了中俄、中蒙边界,中国的周边地区几乎全部处于新冷战的前沿。

事实上,北方也不太平,最近十几年来,蒙古国内的反华情绪一直在增长。需要的时候,中蒙矛盾将毫无例外地会被俄国所利用,194510月发生的由苏俄操控的外蒙公投就有可能在内蒙重演。最近发生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公投、顿涅兹克公投、卢甘斯克公投,与70年前的外蒙古公投手法相近,只不过当年是由斯大林导演,而这一次换作了普京。

南海、东海、东北亚、藏南,以及新疆的暴恐活动,构成了中国周边的五处热点,但真正危险的局部热战还是在东北亚(朝鲜),只有在那里,才能够吸纳中国最有战力的陆地武装。深入分析,将会看到一幕幕恐怖的画面。

考察一战和二战的发生及发展经过,可以发现,能够挑起局部大战甚至是全球大战的国家,需要满足两个条件:经济实力位于全球前十,人口数量在八千万以上。已经满足这两个条件的中国周边邻国有三个:俄国、日本和印度。韩国已经满足经济条件,越南已经满足人口条件。就战争的最高层次(价值观之战)的准备而言,五国包括越南都走在了中国的前面。固步自封,死守“特色”,回避矛盾,拒绝政改,这不是对民族负责任的表现。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